《死亡與生命手記》新書分享會(主講:朱全斌)

朱全斌老師分享,歐文.亞隆即使在社會上有不錯的地位、生活幸福美滿,兒孫滿堂,要跟太太分開時,還是和凡人一樣非常難過。
他反觀自己和太太韓良露,就沒有那麼幸運,沒能有八個月的時間可以相處,他們曾經也有交換日記的想法,但試了一、二天,太太因病沒有精神,就沒繼續寫下去。韓良露學占星,較容易接受死亡這個事,但她在醫院裡還是偶爾會打給他,訴說對死亡的恐懼。
太太死後,朱老師開始用書寫為自己療癒,將住院遇到的很多事情寫下來,希望幫助其他人能走出類似的艱難。他也用書寫回顧三十年婚姻的點點滴滴,書寫完,就容易走出來了,也發現兩個人相處三十年如果夠了,就不必相處到六十年。
朱老師說,自己以前原本是害羞的男孩,和韓良露在一起的時侯,覺得找到一個靠山,很有安全感。但他也因此無法活出自己,覺得必須學習找出自己的特質。原本就想出書的他,是在太太過世才完成當作家的夢想,他發現,如果太太現在還在,他是不可能完成這樣的夢想——太太透過退場,讓出舞台,使自己得以完成自己的夢想。
過去六年,朱老師寫了三本書,在這過程中,他從剛開始很不能接受太太離世,到現在六年後回頭看,才慢慢接受。他後來發現,不管相處30年還是60年,總有愛別離的一天,相處時間長短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自己的靈魂有沒有在彼此相伴的生命中成長。
朱老師說,閱讀歐文的書會感到很不捨,兩個人交換日記,在瑪莉蓮死後,歐文又獨自寫了120天,他們並不相信死後的生命。朱老師的感覺是,如果他們相信人死後,靈魂仍會存在,也許會比較容易釋懷。
他也提到,喪偶的人中,較能接受伴侶離開的,幾乎是因為生活得很美滿,比較不能接受的,往往是婚姻生活較為不美滿,因為覺得伴侶誤了自己很多年,很不甘心。關係中愈有美好的回憶,就是日後面對哀傷時最好的醫療。
人生充滿意外,朱老師在太太離世後並沒有過分壓抑情緒,他將自己的心情分享到社群,發現和許多陌生人產生了連結,也讓自己變成一個有同理心的人。